烤紅豆麻糬

我是麻糬(´・ω・`)是個雜食派(´・ω・`)
不是在準備發動引擎就是在磨刀子(´・ω・`)
凹凸-主食格瑞中心跟乙女向
合奏-宗咪/咪宗

悄咪咪的發張漫展上的出角照片混更!!
這套的口袋是真口袋還容量超級大的!快樂!!(*´∀`)
我真的有努力在肝字啦...真的(小聲

大家好這邊是烤紅豆麻糬

不會咬人,但時常四處爬牆(咳

基本上腐夢雙產+全CP無雷可逆

所以潔癖黨小可愛們追蹤或點開主頁時要小心嗷

目前主要挖坑為

文豪:新舊雙黑、森鷗外

凹凸:主產大賽F4中心+金寶+偶爾閃現丹哥爵哥

合奏:VK中心+兔兔

戀與:F4男人們

松:六子+敦

寫長篇有九成八的機率會棄坑,所以幾乎以五篇內的中短文為主

喜歡發車發刀,偶爾應要求灑糖灌蜂蜜,歡迎交流

產量低迷,有時會發些Cos照充一點版面假裝更新

因為是灣家人,有些用詞會搞不清楚或是解釋不同,歡迎提醒告知

等我有時間有電腦會用合集的( ;∀;)

手機黨被霸凌嗚嗚沒有新增合集的功能

唉可不可以不起標題【凹凸乙女向】

請閱讀注意事項:

雷→ ←你←安雙乙女向

雷獅過去捏造有

原作背景

OOC屬於我,角色屬於你們☆

總之我只是隨便寫寫(喂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

安迷修視角

OK....?


不知從何時起,雷獅海盜團裡多了一位少女,她的溫馴與囂張跋扈的雷獅完全相反,為了防止這位小姐是被海盜團擄獲,我開始跟蹤起他們。

那位少女總是文靜的在一旁,看著海盜團打鬧,偶爾雷獅那惡黨會走過去揉一把她頭頂,與之交談惹得少女笑的花枝亂顫,怎麼看也不像被擄之人,但此等美好的少女又怎會與海盜團這樣的惡人同流合汙……?我的好奇心讓我開始追逐起少女的身影。


在丹尼爾聚集起眾人宣布重要事項,順便公布排行榜前50名時,我終於知曉少女的名字「……百結…」在嘈雜的大廳裡,我的呢喃仿若針落了地般無聲,但那瞬間我卻與她視線對上,她勾起一彎溫柔的笑容、明媚如午後斜陽,我感受到胸膛裡的心臟猛地重重一跳,一種從未感受過的情感彷彿就要滿溢而出,我無法想像這樣看似柔弱溫暖的她竟是前50的強者,但跟蹤了那麼久以來,我從未看過她召喚出元力武器,雷獅海盜團們總是像是在守護著她、從不讓她參與任何打鬥。


她身上就彷彿丁香花般開滿了種種謎團,卻擁有著純真無邪與謙遜的雙眼,我追著她一步步落入滿開紫色小花的無人之境。


一日,她落了單。一個人獨自在花田裡採摘著花朵,我鬼使神差的從暗地裡現了身,她一見到我就驚慌的起身,裙上的花朵灑落一地。

「百結小姐請等一下!在下安迷修奉行騎士道,並非甚麼惡人,別害怕!」我攤了攤手示意自己並沒有持武器,她才停下腳步,但依然沒有放鬆警惕,也是,畢竟這裡可是人吃人的凹凸大賽。

「您…」我猶豫了下,畢竟隨意打探他人隱私並不是值得稱頌的行為,可內心卻有著另外一股聲音促使我將話語接了下去「為何會與雷獅海盜團這樣的惡黨一起呢?」

她愣了愣,像是意外我的問題,接著像是回想起甚麼似的彎起嘴角,一如那日大廳的微笑「雷獅他……是我的青梅竹馬,我是追著他來到這裡的,至於您說他是惡黨…或許只是彼此立足立場不同,對我來說他就是正義、就是我的皇,我的能力也只願為他所用。」她的聲音宛若丁香花開一般、是我這輩子聽過最靈性的聲音,我忍不住順著她的話語思索下去,卻越想越不明白。

「是嗎……倘若有需要歡迎呼喚我,作為一個騎士必定會保護小姐的。」突然感受到有些不妙,縱使我還有千百個疑惑與不願,我還是先行離開了花田。


果不其然,一閃入樹林深處立即看見雷獅環著雙臂倚樹冷笑「哦?聊夠了嗎?」

我立刻喚出凝晶流焱握緊「在下只是擔心百結小姐的安全,擔心小姐是你的人質!」我出聲辨解,可是要辯解甚麼我也不清楚,可胸口裡無以言喻的情感卻不停’膨脹。

「那麼,如你所見所聞,她是自願的,麻煩偉大的騎士大人不要再干涉別人的所有物了。」雷獅的話裡帶著無法忽視的敵意與諷刺「不然下次會怎麼樣,可不好說了。」雷獅從我身側走過,白色的頭巾輕輕飄起。


「雷獅!」少女的聲音語尾上揚,在我身後響起,就算沒看見也能想像那眉眼是如何表達出主人的喜悅。

「不是說過不要一個人行動嗎?」

「可是佩利跟帕洛斯不知道去哪裡了。」

他們的交談順著風被傳遞到耳邊,我緊緊握住刀柄,有一種我不明瞭的情緒在體內發酵扭曲,讓我感受到撕心欲裂的疼痛,任由指甲刺入掌心,鮮豔的紅色滴落在褐色的土地消失無蹤。


TBC…..

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後續(((((((

看大家反應吧_(:3」 ㄥ)_


宗生賀

*沙雕向

*無CP

*段子


齋宮站在自家門前卻覺得氣氛有些奇怪,讓他有點猶豫,遲疑了三秒他搖搖頭將奇怪的想法甩出腦袋,毅然決然的開了門

.

.

.

.

.

.

「老師!生日快樂!!」

「小齋生日快樂!」

「齋宮生日快、嗚喵!」

「宗哥哥生日快樂!」

「宗生日快樂哦!」

「齋宮學長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碰!的一聲,齋宮將大門甩上。

        嗯,一定是開門的方式錯了。


「老師是不是不要我了!!!!」門裏傳來影片的啜泣聲,齋宮頭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開始思考自己的教育環節是不是哪裡錯了。


END(゚∀。)


後記

生日就是要來點沙雕快樂一下R!!!

總之踩上死線發了!!!!!

齋宮宗生日快樂樂樂樂樂樂!!!!!!(大聲


*配字太中成分有(#
「混、混蛋青花魚!我的衣服呢?」
「中也穿水手服不是很好看嗎?比你原來的品味好多了。」

——————————…
其實只是稍微試個妝啦(害羞抓頭
不過剛好白天去外拍了JK,所以只好委屈中也了(咳
太中標籤如有不妥,我會撤標(抹抹臉

「我不信神。」
「但我願意為你而虔誠。」
—————
啊額....上次跟親友去卡米爾攝影會的照片稍微抓了幾張出來用(((
不然這裡都要長灰塵了(咳#
總之感謝搭檔: @光Hikaru_病名為組
跟攝影們:秋秋、阿霖、時予

「漫天飛舞的花瓣,是神予我倆的祝福。」

來!舉起手跟你們的小心心給凱檸婚禮應援!
第一次那麼趕著出這麼不日常的造型(
謝謝光約我凱檸結婚(///▽///)

凱莉 CN_烤紅豆麻糬
檸檬 CN_光@光Hikaru_病名為組 

【瑞嘉】藍玫瑰與向日葵 結語篇

前言就不打了(
親們要記得先看前兩篇嗷(
.
.
.

.
.
.

.
.
.
-

他們從高二在一起,走過十個年頭,看著周遭親友一個個成家,兩人卻似乎什麼事也沒有,仿佛自己離3開頭跟結婚還很遙遠。

「嘉德羅斯你願意與我結婚嗎?」但首先按奈不住的是向來冷靜自持的格瑞,他拿著精心挑選過花語的向日葵在街頭單膝跪下,抬頭仰望他的光輝。

嘉德羅斯一如既往張狂的笑了。
他們總是有莫名奇妙的默契。
「You’re my one and only.」然後這麼說著的同時將藏著的藍玫瑰遞給了他的寶物。

格瑞用力的將嘉德羅斯擁進懷裡,藍與黃的花朵是如此的合襯。

向日葵與藍玫瑰
你是我的光輝與珍寶,我們的愛是奇蹟而一心一意。

【嘉瑞】一台沒有名字的斷軌火車#

突然想吃口嘉瑞肉
但又突然斷軌了_(:з」∠)_
希望大家別嫌棄_(:з」∠)_
評論收連結嗷

「金,我要走了。」
「格瑞...不要走、你不要離開我。」
「乖乖待在登格魯。」
「我不要!」
「.......嘶!!!!」
「...呵...呵.....格瑞不要走。」
「嗯,我在。」

是個有點悲傷的設定,格瑞決定離開登格魯參加凹凸大賽
並且吩咐金不要跟上
暴走的黑金失手殺了格瑞後
因為愧疚自責導致解離性人格障礙
發展出「格瑞」的人格。
沒有表現的很好嗚嗚
希望大家喜歡

順便淨化一下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