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紅豆麻糬

我是麻糬(´・ω・`)是個雜食派(´・ω・`)
不是在準備發動引擎就是在磨刀子(´・ω・`)
凹凸-主食格瑞中心跟乙女向
合奏-宗咪/咪宗

「漫天飛舞的花瓣,是神予我倆的祝福。」

來!舉起手跟你們的小心心給凱檸婚禮應援!
第一次那麼趕著出這麼不日常的造型(
謝謝光約我凱檸結婚(///▽///)

凱莉 CN_烤紅豆麻糬
檸檬 CN_光@光Hikaru_病名為組 

【瑞嘉】藍玫瑰與向日葵 結語篇

前言就不打了(
親們要記得先看前兩篇嗷(
.
.
.

.
.
.

.
.
.
-

他們從高二在一起,走過十個年頭,看著周遭親友一個個成家,兩人卻似乎什麼事也沒有,仿佛自己離3開頭跟結婚還很遙遠。

「嘉德羅斯你願意與我結婚嗎?」但首先按奈不住的是向來冷靜自持的格瑞,他拿著精心挑選過花語的向日葵在街頭單膝跪下,抬頭仰望他的光輝。

嘉德羅斯一如既往張狂的笑了。
他們總是有莫名奇妙的默契。
「You’re my one and only.」然後這麼說著的同時將藏著的藍玫瑰遞給了他的寶物。

格瑞用力的將嘉德羅斯擁進懷裡,藍與黃的花朵是如此的合襯。

向日葵與藍玫瑰
你是我的光輝與珍寶,我們的愛是奇蹟而一心一意。

【嘉瑞】一台沒有名字的斷軌火車#

突然想吃口嘉瑞肉
但又突然斷軌了_(:з」∠)_
希望大家別嫌棄_(:з」∠)_
評論收連結嗷

「金,我要走了。」
「格瑞...不要走、你不要離開我。」
「乖乖待在登格魯。」
「我不要!」
「.......嘶!!!!」
「...呵...呵.....格瑞不要走。」
「嗯,我在。」

是個有點悲傷的設定,格瑞決定離開登格魯參加凹凸大賽
並且吩咐金不要跟上
暴走的黑金失手殺了格瑞後
因為愧疚自責導致解離性人格障礙
發展出「格瑞」的人格。
沒有表現的很好嗚嗚
希望大家喜歡

順便淨化一下Tag(

Re Birthday 《二》

標題答案是Birthday !!!!
也就是重生!有沒有可喜可賀!!!!
警語一樣附贈一下

OOC!大寫的!
私設多的跟天上星星一樣多!
全員轉生設定!
兩人大賽中與轉生後也交往設定!
CP》主雷安、凱檸、卡埃、嘉金



「安米(迷)優(修)—起床了!」他最小的弟妹艾比跟埃米一起坐在他肚子上,含混不清的童音嘈雜著,他覺得他的肋骨好疼!

等等、最小的弟妹?!
他倏地坐起身,愣愣的看著眼前差不多五歲大的兩人被他起身嚇到而愣著看他。
我的創世神啊這是什麼鬼————他簡直想飆出這句,但他的騎士美德讓他忍下來了。
「我起床了,你們先下去吧。」把兩隻給趕出房間,他環視起房間。

嗯,乾淨、整潔,淡淡的茶樹香味。確實是很有他風格的房間。
所以說——他不是死了嗎?他現在只想衝到創世神面前問祂千百個問題。當他還在腦內巡遊的時候房門喀的一聲被打開了,拉回他的注意力。

「安迷修,聽說你難得睡過頭啊?」話語與人同樣張揚,深紫的眸裡帶著戲謔。

是雷獅。意識到這件事時,他忍不住眼睛發酸,低頭伸手一抹才發現眼淚不停滾落。

「別、別哭啊?!安迷修你今天真的怪怪的!」接著雷獅伸手將人給擁進懷裡,輕吻他的臉頰,安迷修卻在雷獅這麼做後哭的更用力了,還緊緊環著他的頸項,弄得雷獅一個不知所措,只好抱緊對方。
直到安迷修緩了下來,也早就超過學校敲鐘時間,雷獅索性帶著安迷修假裝趕去學校,實質去附近的咖啡廳挑了包廂坐下,打算好好質問一下安迷修今天是怎麼了。

【瑞嘉】藍玫瑰與向日葵-嘉德羅斯篇

請先看格瑞篇!!!!!!!!
一樣巨大OOC
學》現趴注意
請搭配林俊傑(因你而在)
一樣求評論啊啊啊啊(打滾賣萌

-
-防
-
-雷
-
-線

嘉德羅斯篇 珍貴的藍色玫瑰

「嘉德羅斯,你願意與我結婚嗎?」在格瑞問出這句話時,他嚇了跳以為對方知道了自己正要執行的計畫,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話,直到對方遞上向日葵花束,他訝異於對方的主動,但轉念一想,當年也是對方先告白的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說起當年——他早在國中剛入學時聽說三年成績穩坐地區第一的格瑞了,那人是如此的純淨而強悍,他金色的機械眼瞳裡自此只印著那白髮的身影,像是系統出了錯。
直到中考前半個月,一場大火燒去了那潔白的身影,對方消失在百榜之上,殘酷的現實視線立刻離開對方、像是從沒過這人。

於是他一家家高中榜單翻著,終於在凹凸高中的特招名單上找到他,原來雖然對方中考一塌糊塗,但念著他國中三年成績優異仍是將特招名額給了格瑞。

他想去到格瑞身邊,系統似乎出現更多紕漏?然後他拿起從沒碰過的書本,要求科學家給予自己更多權限閱讀學習,接著以跳級生之姿出現在凹凸高中。
他一眼就看見了他尋找的身影,但那不是那個人應有的姿態,他於是囂張的一喊「第二名是哪個?出來打一場!」
他知道的,那人不會因那樣而始終墮落。
他相信自己看著對方那麼久的判斷。

因為人造人的他不會出錯,唯一的系統錯誤是他愛上了人,但那讓科學家們瘋狂欣喜著,他不明白有什麼好狂喜的,也懶的去懂。

當格瑞出現在榜單上時他是激動的,卻只是哼了聲便從榜單面前離開。

——格瑞就像他悉心栽培的藍玫瑰終於結出花苞,縱使他實際上什麼都沒做,除了在對方成為副榜首後天天以打架的名義纏著對方,但對方始終冷漠的仿佛一輩子不會愛上他。

所以當格瑞跟他告白時他幾乎不敢置信,系統升溫的發出警告聲響,說話變得斷續,然後他用腦內系統搜尋給他的資料與一股不知打哪來的勇氣吻上去。

他的藍玫瑰開出了最漂亮的花朵。
他感受到他機械的心像是要燃燒般大力鼓動起來。
為了對方,而學會程式沒寫上的情緒。
因為愛,而有了新的思考程序。
無論如何調整程式,他腦海規劃的未來都有對方。



於是他抽出一直腋藏的十一支藍色玫瑰遞給對方,照著系統搜尋的這麼說了「You’re my one and only.」

藍色玫瑰的花語,不可能的愛、奇蹟般的愛。
十一支藍玫瑰,一心一意。

他們是藍玫瑰、也是向日葵,追逐著彼此、栽培(打架)著彼此,就像是彼此因對方而生。

【瑞嘉】藍玫瑰與向日葵-格瑞篇

請搭配林俊傑-因你而在
巨大的OOC
私設學>現趴
跪求評論哇嗚😭😭😭


追逐光的向日葵

「嘉德羅斯,你願意與我結婚嗎?」在他問出這句話時,他看見對方似乎嚇了跳瞳孔猛的縮緊,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話,於是他接著遞上早準備好的向日葵花束。

向日葵的花語,沈默的愛,也有崇拜與光輝的意思。



仔細回想,他們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分班大會上,跳級生、燦金的髮色、豔陽般的雙眼、臉上的星星全都讓那個人耀眼無比。
像個太陽一樣。格瑞默默下了這樣的評語,「第二名是哪個?出來打一場!」那囂張跋扈的樣子倒是讓他看得目不轉睛,讓他此後在意的不得了。

———於是到底從什麼時候,發生了化學變化他也不知道,在意轉變為喜歡與愛的公式他不明瞭,卻知道這是條不可逆性的化學反應。

是因為那偶爾會出現、燦爛如陽的笑容嗎?抑或是因為那雙鎏金的眼瞳裡燃燒的光輝嗎?

他不知道,但他冷若冰霜的心確實被嘉德羅斯給融化了。
本以為不會愛上任何人的、本以為愛這種東西早已隨著父母與大火逝去。
他為此夜不能眠。

他試著去接近嘉德羅斯。
他努力的唸書考試成為了校排第二,只為了能被嘉德羅斯注意。
他是討厭速食的,但他願意陪著嘉德羅斯吃那些垃圾食物。
他也討厭太陽熾熱的溫度,那會讓他想起那場大火,但他卻願意陪著嘉德羅斯曬太陽,只因為嘉德羅斯喜歡。

嘉德羅斯像是他的太陽,穿透冰層將光傳遞給他漆黑無比的內心世界。

———最後毫不意外的是他先告白,正當他覺得感情無望,轉身準備走人時被拉住了,對方給的回應是燒紅的像剛曬完太陽似的臉龐,震驚的像是金考了校排第一,細若蚊納的話語斷斷續續傳進他耳裡。
「既、既然你這麼喜、喜歡我,那、那就勉強答應你好了......」接著對方拉起圍巾遮著自己的臉。

他倆就這樣手牽著彼此從高中一路走到出社會,中間雖然偶爾吵吵架,卻總能在隔天和好。

他的太陽始終溫暖著他。
他的心因對方而燃燒。
為了對方,而學會祈禱。
因為愛,允許對方孩子似的任性。
無論如何思考,他腦海刻劃的未來都有對方。



「You’re my one and only.」他聽見他的太陽這麼回應了他的求婚,拿著奇蹟般的藍玫瑰花束。

Re ________《一》

OOC!大写的!
私设多的跟天上星星一样多!
标题给大家玩个填空游戏(x
两人大赛中交往设定!
还有后续!还有后续!还有后续!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CP》主雷安,副嘉金、凯柠、卡埃、佩帕


已经是最后的终赛了,没想到半路杀出来的小黑洞强的让前三名还有许多参赛者与之同归于尽才被解决掉。
剩下来的他跟雷狮自然成了第一第二名。
再者他们交往后,虽然依旧互相动手却会拿捏分寸,前来钻漏的挑战者一个个化成金光回老家。
———于是最后的最后当然成了他们俩被逼着互相厮杀,在他还犹豫的时候雷狮的雷率先落下,然后他自然反击了起来。

几番交战后,两人各自都伤痕满布、元力几近枯竭,安迷修捂着腰间,肋骨大概是断了两根吧,浑身都是雷电灼出的伤痕,而雷狮也好不到哪去,鲜血从额角落下,逼得他只能睁开一只眼睛,嘴角那玩世不恭的笑容却从没消失过。
“雷狮你既然选择厮杀,那我也会奉陪到底。”雷神之锤架在冷热流之上,这是他们不知道第几次武器交锋“安迷修快滚!”却是他第一次看见雷狮脸上变了神色,用空着的手把他给扔了出去。
察觉不对的安迷修却只来的及喊出声。

“雷狮—————!”随着安迷修的叫喊,雷光闪彻天际,像是用尽最后一丝力量般落在拘禁自己的操控者身上。
落雷粉碎了一切,也终结了一切。

“恭喜参赛者安迷修获得胜利。”

系统无机质的声音响起,安迷修却只是愣愣的坐在地上.....

直到丹尼尔与创世神出现在他眼前,一席洁白的衣裳刺痛他看惯血花的双眼。

“安迷修,恭喜你成为神使。”
“你可以有一个愿望。”
丹尼尔清冷的声音慢悠悠的传入他的脑内,彷佛整场大赛的的血花四溅都与他无关。
——丹尼尔怎么能这么无关紧要?
——他感到愤怒,却又无力。
——攒紧的拳头让指甲刺破掌心,鲜红沿着指节滴落,他却早已麻木的感受不到。
“我的愿望是......凹凸大赛消失。”他颤抖着、一字一字从齿间挤出。
丹尼尔一瞬间瞠大了眼,被他捕抓到,但那仍只是一瞬间。
创世神只静默了几秒就开口,那是既不属于男人、也不属于女人或老人小孩的声音,震得他头发疼。
“这个要求可以,但你要多支付代价。”
“无所谓。”他声音嘶哑却坚定。
“那么我就收取你的时间作为代价。”他胸前不知何时被挂上的怀表发出霹啪的声响,玻璃裂成蜘蛛网状,指针停了下来。
“用神使永恒的时间支付吗.....也是不错......”安迷修失去支撑力量的身体往后仰躺,碧绿的双眼轻轻阖上了。

——————————————待續。

愛情他最美好的樣子

切開來跟名字一樣黑的撩撩注意
OOC特大注意
-
「悠然起床了。」他輕搖著你,接著見你實在不肯起床,改口「你睡吧,我幫你換衣服。」然後便溫柔的替你換上外出服,公主抱著你去到客廳。
「今天天氣很好呢,有想去哪玩嗎?」他輕吻你的髮絲,你半睜著眼靠在他懷裡沒有回答他,他也不惱,只是瞇著眼笑「嗯,在家裡看影集吧,我陪你看你最新的童話鎮。」他伸手拿過遙控器,轉到預錄影片便開始播放。
客廳內只有電視聲迴盪著,彷彿這裡不存在兩個人觀賞。

「都差點忘了......該做今天的復健囉。」夕陽西沈,他輕輕抱起你往臥室過去。
是的,你在兩年前給不知名人士裝成植物人後逃逸,原本的未婚夫拋棄你,是許墨無條件接受了癱瘓的你,每日悉心照顧,在當時蔚為佳話。

你任由他、也只能任由他替你活動身子,重複著日復一日枯燥的讓人放棄,卻為了避免肌肉萎縮而必須的復健,你剔透的淚水自頰上滑落。
「沒事的,我不會像那個人一樣拋棄你的。」他像是深知你的不安似開口安撫道。
「我會陪著你直到好起來的。」他的雙眼瞇了起來,在你手背落下一吻。

「悠然,我們會一生一世一雙人的。」
你卻只是眼淚落得更兇,因為你明明看見那肇事逃逸上的人——是他。

給自己放點祭品(
希望天川宗滿破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