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紅豆麻糬

我是麻糬(´・ω・`)是個雜食派(´・ω・`)
不是在準備發動引擎就是在磨刀子(´・ω・`)
凹凸-主食格瑞中心跟乙女向
合奏-宗咪/咪宗

【宗みか/みか宗】人偶症 HAPPY END版本

大眾式HE
另有自我流的HE(大眾的BE#
齋宮宗=宗
影片みか=影片咪卡(個人偏好#
以下開放毆打作者
病症出處: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888279454722966&id=100006227892654
以上ok?

影片 咪卡他得了人偶症。
一開始會察覺到這件事情是因為他不只嗅覺味覺出了問題,連聽力都好像出了點狀況,常常聽不清楚老師在說什麼,他才決定去趟醫院。
「影片先生,嗯...這個消息對您來說可能不太好,也可能是好事......」醫生看著報告,語氣略有難處的說著,然而異色的眼瞳只是看著、等待他說下去。
「您罹患的是人偶症,已經中度接近重度了...罹患此症的初期會語氣與表情逐漸變得平淡,接著跟您一樣依序失去嗅覺、味覺和聽覺,您最後會連視覺、聲音都失去,也無法行動,變成植物人、也就是人偶的狀態。」醫生語氣頓了頓又繼續「變成人偶的狀態後...您就只剩一年的時間了,超過一年您就會變成真正的人偶去到心上人身邊,倘若他願意收下您才可能得到救贖,反之則永生被困在人偶化的身體裡。」醫生停下說明,似乎想觀察他的情緒,卻無法觀察「而且目前醫學上沒有任何治療方法,除非您與心上人兩情相悅。」咪卡聽完後也只是點了點頭,連報告也沒拿就快步離開醫院。

趴在自己床上,聽見這些報告他既不難過也不生氣,這也是人偶症的影響嗎?......人偶症...難怪他最近總是笑不出來、也總是沒什麼情緒起伏,感覺上聽見老師叫他閉嘴的次數也少了好多好多。
我會變成、人偶嗎?
老師最喜歡的、人偶?
這樣子我就可以一直一直跟老師在一起了嗎?
可是......我是個殘次品,老師願意留著我嗎......?
老師、老師、老師......低聲叨念著,他不知道已經被拒絕過一次的他怎麼辦、還能怎麼辦。
算了,就這樣變成人偶吧。
放棄的心態彷彿是個開關,加速了人偶症的病期,他徹底失去視覺的那天早上,他意外的並不慌張,只是憑感覺的伸手摸了摸眼前人的臉,可惜自己已經看不見老師那精緻的面容跟漂亮的紫色眼睛了,再過不久連自己的聲音都要失去了吧?
啊啊、早失去聽覺的他世界寂靜的像深夜,連視覺也被剝奪的現在,他像是幾乎從這個世界被驅離了一樣,老師的略冷的手輕摸著他的臉,可能是在檢查,他的眼睛本來被裝錯就夠難看了,現在連光芒都失去變得無神混濁,老師一定更討厭了吧......?可是就算如此他還是愛著老師「......老、師...」他感覺他的聲帶將要不屬於自己,嘴開開合合了一陣子才擠出兩個字,他聽不見老師的回應,也看不見老師現在的表情,他只知道老師極其溫柔的抱著他、輕摸他的髮絲,彷彿是對待瑪朵姊一般,於是他感到滿足。

對於失去所有感官彷彿植物人的他來說,這世界白天或晚上、夏天或冬天、晴天或雨雪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對他來說唯一與外界交流的便是老師的觸碰。
在他徹底失去行動能力之後,他的老師每天早上起床會給他打理換衣,然後把他抱上輪椅推到應該是客廳的落地窗旁曬著舒服暖和的太陽,有時會待在他身旁握住他的手一整天,有時會離開,也許是去上課、或是去工作?他猜測著,但他也知道他永遠不會知道答案,除非那個奇蹟發生。
而到了晚上,老師會溫柔的替他擦澡並給他換上睡衣,再把他抱回床上,身旁的熱源讓他知道老師是睡在他身邊的,他開始習慣白天睡覺,好讓他晚上可以醒著待在老師身邊。
前陣子老師的手腳是溫暖的,最近卻逐漸冰涼......看來要冬天了呢,記得自己開始不能動的那天好像也是冬天吧?老師的手冷的像冰塊,他想伸手握住並溫暖那雙手,卻發現並沒有辦法憑自己的意志移動雙手。
老師......自從染病後,他就習慣性在心底反覆的叨念,埋藏而不能抒發的愛情讓他幾乎要發狂。

一日,他正要開始打瞌睡來度過白天時,在他眨了幾次眼後突然的、恢復了視力,眼前如他所猜測的一樣,是在客廳的落地窗前,冬陽暖烘烘的灑落,他試著轉動頭頸,發現客廳與自己記憶中無異,只是多了一些布堆,抬眼瞄見日曆,大大的紅字寫著12/24,窗外的鳥輕聲鳴叫著,他感覺他重新回到這世界,不再被困在漆黑無聲的惡夢之中。
「老、師?」可能是許久未講話,他的嗓音沙啞的不像話。
「影片?」伴隨著足音而來,熟悉的粉色短毛落入眼裡,剔透的淚水瞬間溢出眼眶,還反應不過來時他就被擁進溫暖的懷抱。
「老師...我喜歡你......」這是最後一次的機會了,他顫抖著語氣,尚不能自由活動的身體只能任由自己埋在心上人懷中,哪怕對方可能不喜歡自己。
「嗯,我知道。」宗的聲音不疾不徐,讓咪卡無從猜測起,直到被宗給勾起下巴,他才看見他無時無刻思念著的臉龐,那臉上的表情是之前的他所見不到的、極其溫柔的微笑、紫晶般的眼瞳被淚水浸潤的透澈,雖然下一秒他的老師就掛回他熟悉的彆扭表情,猛然的湊近。
他後知後覺的意識到這是個吻,只有戀人之間才會有的、唇齒親密相交的那種。
「這是我的答案。」在宗落下尾音的瞬間,仿若是魔法般,他原本失去的感官恢復了,宗身上淡淡的香氣傳了過來,被限制住行動的四肢也拿回了控制權,咪卡用力的保住宗、他的老師。
「...嘶—影片你這笨蛋!太用力了!」

HAPPY END♡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