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紅豆麻糬

我是麻糬(´・ω・`)是個雜食派(´・ω・`)
不是在準備發動引擎就是在磨刀子(´・ω・`)
凹凸-主食格瑞中心跟乙女向
合奏-宗咪/咪宗

【宗みか宗】交換(上)

閱讀前請詳閱以下事項:
宗みか宗無差!
兩人交往設定!
失明設定!
自我流HE!
此為架空,現實中現在並不存在眼球移植後重見光明的案例w
還有
對不起我讓英智當壞人((
請相信我是全員推(ㄍ
總之就是我前前陣子看了篇失明題材的玻璃刀,又聽到三次元圈的親友在聊粉絲傷害別的偶像,給自家偶像招黑的事(咳#
以上OK?

喔然後大概會有番外車...大概_(:з」∠)_

-

「老師你要不要吃糖果?」手上捧著包裝著粉嫩的糖果,或許是齋宮的刻意為之,影片雖是走在齋宮身後,卻走在靠近內側的人行道「影片閉上嘴,不要吵吵鬧鬧的。」
一如以往的對話,一如以往的日常放學。
直到那憤怒的聲音撕裂了一切────
「去死吧!夢之咲只會有英智一個皇帝!」隨著憤怒的話語隨之而來的是臉部滿滿的灼痛感,他反射性地因疼痛而蹲下身子手摀著臉,而兇手踏著學生皮鞋特有的噠噠聲逐漸遠去。
「老師!老師!我去抓住......」被他下意識推開的、他的人偶聲音驚慌不已,先是扶住他又接著想前追去,卻被他給硬生生拉住了手腕「你是腦漿漏了嗎?快叫救護車!」齋宮摀著臉的指縫間不斷有眼淚滾落夾雜著怵目驚心的鮮紅,影片這才慌亂地拿起手機撥出了緊急號碼,又在齋宮的指示下將他扶到路邊,周遭早已因為這場騷動為了一圈人群,不擅長與人接觸的影片待在齋宮旁邊不知如何是好時,那熟悉的嗓音從頭頂落下。
「嗯...好......」過於異常的狀態讓他無法像平時一樣對著轉校生露出故作不友善的話語,只是溫順的接過對方手中的生理食鹽水「老師我幫你沖眼睛。」一邊應急處理一邊等著救護車到來。
看戲的群眾們早已被轉校生給驅散,只剩下他們三人還在路邊。

每一秒鐘,
都慢得像一個世紀。
對他來說姍姍來遲的救護車終於趕到,人員迅速地對齋宮做了更多的處理,將他扶上了救護車,因為連繫不上家長的緣故,於是他們倆也一同被請上了救護車。

鳴笛聲響徹了大街,敲在他的鼓膜與心上。

老師他是不是會失明,如果失明了Valkyrie該怎麼辦?影片手裡緊緊抓著瑪朵茉賽爾,害怕地想著,異色的雙瞳裡幾乎是含著眼淚到隨時會落下的程度。

夾著複雜的思緒,兩人被拒在手術室門外,只能焦急地坐在門口的長椅上等著。

老師...老師......影片的襯衫下擺被他揪的皺成一團,轉校生溫暖的手輕輕的覆在他手上,輕柔的聲音告訴他像老師一樣才華洋溢的神之子,是不會被神明所遺棄的。

「請問是齋宮先生的朋友嗎?」醫生手拿著病歷板走了出來,輕輕推了推眼鏡,轉校生代替著他回答了醫生。
「雖然不是甚麼強鹼強酸,可長時間殘留著也會導致顏面腐蝕,幸好你們有緊急為他沖洗掉那些液體。」聽到這裡他懸在空中的一顆心才終於給放下。
「可是,因為液體最初的潑濺與最嚴重的位置是眼睛,......所以齋宮先生......已經失去視力了,除非有人捐贈眼睛給他。」幾乎是醫生話語落下的一瞬間,影片用比起以往激動許多的聲線說道「用我的、可以用我的眼睛!」激動的他被轉校生給拉住制止,同時醫生也表示了因為眼球的精密度所以需要相當詳細的檢查。

「小杏,我跟老師之後該怎麼辦......」影片無力地盯著在床上沉睡中的齋宮,聲音顫抖得不能自己。

都是他的錯,如果他反應能更靈敏些就好了,如果是失敗品的自己瞎了也沒關係,老師就還能繼續作出更多的創作,只要換個人偶就行了,反正像他一樣的失敗品要多少有多少吧。

「...嗯,也是呢......應該等老師醒來再說。」影片雙手撐在床沿,將一黃一藍的眼睛給遮住「嗯、沒關係,畢竟你是大家的製作人嘛,先去忙吧。」目送少女離開病房後,影片拿起水瓶去大廳裝水,還沒打開病房就聽到乒乒乓乓的聲響,慌張地打開房門就看見齋宮跌下床,一併拉倒了點滴架「誰?」齋宮循聲轉頭看向門口,聲音裡充滿了他從沒聽過的慌亂。
「老師,是我!」他急急忙忙地甩上房門,衝了過去抱住齋宮。
「影片?」齋宮抬頭,眼睛卻沒看著他,比起醫生的話語,更有震撼力,視線一糊兩顆淚珠就落在齋宮手背上「哭甚麼?我可沒死。」嘴上說著毒辣的話語,齋宮卻還是伸手有些笨拙的將他的小烏鴉給摟進懷裡,輕摸著對方柔軟的髮絲。
「老師...對不起......都是我、如果失明的......唔!」自責的話語還沒說完,就被以吻封口,吻很輕、跟蜻蜓點水似的「這只是我跟天祥院的私人恩怨罷了。」帶著些許不屑的語氣「就算沒了視力,我也還是夢之咲的帝王!」

而後,又在醫院裡休養了幾天做了非常多的檢查,齋宮才正式出了院回到家裡。

「老師,我出門上學真的沒關係嗎?」影片擔憂地看著斜倚在床頭的齋宮。
「我又不是三歲,只不過是眼睛瞎了而已。」齋宮略顯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快去,剛剛不是說要遲到了嗎?」
「啊啊啊、對耶要遲到了!老師我先出門了!」於是一陣吵鬧隨著大門碰的關上後一切歸於平靜,室內安靜得很,只有冷氣運轉的聲音迴響在室內。

他離開床鋪摸索著牆壁前進。「嘶...」被地上的地毯給絆了一下,齋宮爬起身扶著牆面繼續前進,巍巍顫顫的終於走到了客廳縮在落地窗邊,頭上披著紫色的那塊布料,那是當他沒有安全感時會下意識做出來的行為。

好黑,雖然感受到太陽暖暖的灑在手上,但他甚麼都看不見,彷彿他的眼皮根本沒有睜開,他又用力地眨了眨眼,還是看不見,失明至今已經兩個多月了,他還是無法習慣。

用指腹輕輕摩娑著頭上披著的布料,這樣的話要怎麼麼畫新衣服、布置舞台...?現在他能交給、留給影片的還不夠多......他有些苦惱,比起煩惱自己,他更莫名擔心那只沒了他彷彿沒了氧氣的烏鴉「唉......」

本來以為自己也沒辦法在更狼狽了,不過...失明......齋宮宗你還能更慘嗎?他無助的摀著自己的臉,感覺到很多滾燙的淚珠從臉頰邊滑下,一旦開始掉淚,彷彿被擰開後壞掉的水龍頭般停不下來

沒有視力的他無法分辨時間的流逝,於是終於結束上課的影片一飛奔回家就看見落地窗旁有一團縮成一球睡著的老師,精緻的臉上有著哭過的痕跡,影片他心疼卻也無奈的將過輕的戀人給抱回床上,又拿了毛巾溫柔的擦乾淚痕。

「影片?」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齋宮一醒來就發現自己似乎躺在床上,而與自己一同住在這個家的只有影片,也只有他能把在窗旁的自己帶回床上,不過現在寢室裡靜悄悄的沒有回應,他慌的想立刻去隔壁房間確認,然而視力與心慌讓他摔到床下,隔壁房瞬間響起一連串慌忙的聲音伴隨著「老師你有沒有受傷?」他感受到影片偏高的體溫貼上自己,熨平他因慌亂而過快的心跳。
「影片......」他揪緊影片的衣服,已經不會再對焦的紫色眼眸盛滿了眼淚,自從事件後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無助的齋宮,他一向高傲的老師被無邊的黑暗給逼得崩潰。

於是他終於下定了決心,如果是為了老師,那麼倒也無所謂,他可是老師的人偶啊......

今天是齋宮每個月一次的複診。
然而他卻覺得今天的檢查等了特別久,在檢查結束後醫生揭曉了原因「齋宮先生,已經找到合適的眼球移植者了,最快下個禮拜就能夠進行移植。」

「影片...等我好了後,兩個人一起出去旅行吧?」在回程的路上,齋宮緊握著影片的手,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這就是他現在的光明,他開始思考著應該帶戀人去哪裡旅行才是對兩人最好的,畢竟問對方的話鐵定會得到些去哪都好愚蠢答案,認真地思考讓他錯過了影片有些奇怪的回應。

一個禮拜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很快地就來到了手術的當天,他在影片的協助下換上了病人袍,待在自己的單人病房等待手術時間。
手術前他略顯不安的抓著影片的手,卻被對方抱進懷裡「老師。」影片的聲音從他的頭頂傳來「我愛你,我相信老師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突然的說些甚麼,你先擔心等我好了之後你有多少特訓要做吧,這麼久沒訓練鐵定變得亂七八糟了吧。」嚴厲的說著,齋宮肢體動作卻是順從的抱緊對方,隱晦的表達著自己的不安。

不過有再多的不安,也隨著麻醉藥藥效發揮而落入睡眠。


「齋宮先生,我們現在會幫你解開繃帶,你剛開始可能會有點模糊,但會逐漸適應。」隨著繃帶一圈圈的解開,眼前也一點一點地變亮,眼前由模糊逐漸見變得清晰。
首先看清楚的就是眼前的醫生,他抬頭不甚靈活的掃視了病房內一圈,卻沒有看見理應待在一旁等著自己的小烏鴉,他慌張但表面上卻鎮定的聽著醫生講述術後的注意事項。

影片呢?影片去哪了?不是說了等他好了要去旅行嗎?區區一個失敗品人偶也敢違抗他?他腦袋裡面一刻不停的思考著。

然而,當齋宮宗拿起醫生遞出的鏡子後,他立刻明白了。
鏡子裡映出的是一雙閃閃發亮,宛如精雕細琢的寶石般的───── 一眼黃、一眼藍的異色瞳。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