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紅豆麻糬

我是麻糬(´・ω・`)是個雜食派(´・ω・`)
不是在準備發動引擎就是在磨刀子(´・ω・`)
凹凸-主食格瑞中心跟乙女向
合奏-宗咪/咪宗

【宗みか宗】宗生賀!

*交往前提設定!
*OOC屬於我,他們屬於彼此謝謝
*文筆渣抱歉

「切!」在玄關處徘徊著,宗頻頻抬頭看向客廳立著的古老大鐘,任誰來看都能深深感受到他的焦躁。

已經十一點半多了,理應三個小時前就歸家的影片到現在還不見蹤影,這脫離既定齒輪的意外讓他心煩意亂,早先做好的晚餐早已失去香氣熱度,靜靜躺在餐桌上。

宗抬頭撇了眼牆上的日曆,在10/30那天、也就是明天的格子上,被歪歪斜斜的畫了個不甚美觀的蛋糕——那是影片畫上去的,宗低下頭與手上的瑪朵對話了起來。
「就算腦漿漏了也不至於忘記回家的路吧?那個殘次品!」
「宗君再等等吧,也許小咪卡只是路上遇到事情耽擱了?」
「切,也耽擱太久了!」
「小咪卡也是大人了,宗君不用那麼擔心呢。」
「誰說我擔心那個殘次品了?我只是對於預定好的事項被打亂不開心而已!」
「宗君真是愛擔心呢。」
「我說了我————」對話被門鎖打開的聲音打斷了,跟門外月光一起探入的是影片咪卡那雙異色的雙眼,那臉上是一種小孩子做錯事時的表情,怯生生的看著他「老師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一時之間,宗與影片四目相交數秒,接著宗皺起眉頭一把將人拉進門裡,將大門關上、落鎖一氣呵成。
「......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比平時聲音還要再低了幾度,紫色的眸裡轉著的情緒影片咪卡讀不懂。
「我、我兼職完後稍微有點事情拖晚了......」低下頭不敢再去看宗那凌厲的眼神,話語像是無力的辯解,兩人間陷入了沈默,只剩大鐘滴滴答答的走著,「你如果是打算要離開,我也不會攔你,沒有必要偷偷摸摸的準備。」宗嘆了口氣,轉過身打算回房間「飯菜在桌上,自己熱來吃這件事你應該還是能做到吧?」
聽到這些話影片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連忙衝上前從背後緊緊抱住宗,險些撞掉了瑪朵「嗯啊啊,老師你誤會了!我才不是要離開老師!離開了老師我就會死掉的啊!」
「等、你!」慌亂之中宗只能順手將瑪朵放上一旁的櫃子上,掙扎了幾下發現實在掙扎不開只好任由背後的人死死抱住自己。
「老師我、我......」影片越來越小聲的聲音讓客廳響起的鐘聲給蓋了下去。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鐘聲敲了十二下,揭示新的一天的到來。
「......」
「影片你......」話說了一半忽然沒了下半句。
———影片在發抖、像是被丟掉的流浪小貓一樣的發抖著。
宗意識到這件事情,想轉身抱住對方,卻被誤以為是要掙脫而給抱的更緊。
「影片放手。」後頭的人兒聞言低聲抽泣了一下,隨即顫抖著放手。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習慣?在對方因為可能分離這件事感到害怕時就將人摟進懷裏揉揉頭髮。
「沒事了...」
———還是因為,他自己本身也相同的害怕著分離這件事?所以願意去在乎對方的感受,給予安撫?
「我會聽你解釋的。」
———我是在乎你的,所以別哭、好嗎?
強迫懷裡的人抬起頭,修長的手指輕輕拂去晶亮的淚珠。
影片用力吸了吸鼻子,哽咽的開口「我繞路去拿了老師的生日禮物......老師、祝你生日快樂。」影片整張臉哭的紅通通,寶石似的眼瞳被淚水鍍上一層光澤,澄澈卻又惹人憐愛。
宗接過了被細心包裝的銀白色紙盒,盒子沈甸甸的暫時看不出是什麼。
「謝謝你。」影片的情緒終於緩和了下來,宗趕緊抱著瑪朵將人帶回房間安置。
「老師不拆來看嗎?」坐在床沿影片抬頭詢問,似乎非常期待禮物能被打開,於是宗也就順著對方的期待,小心翼翼的拆了包裝,打開盒子的瞬間卻愣住了。
那是個跟瑪朵一樣的BJD側躺蜷縮在盒子裡的絨布上,墨綠的長髮披散在背後,雙眼是閉著的,仿若沈睡的天使般,身上穿著與瑪朵相似的服裝,似乎是手工縫製的,就是他前幾天幫影片偷偷縫了幾針的那件,他倒是沒想到這衣服會以這種方式重新出現在自己眼前。
「那、那個...我怕瑪朵姊會寂寞......」影片低下頭視線死死盯著衣襬。
其實影片只是想找個方式讓自己能在齋宮宗這個人周遭留下自己存在過的痕跡罷了。
———他齋宮宗怎麼可能不知道影片這點小心思。
「謝謝你喔,小咪卡,我很喜歡這個新朋友,宗君也是這麼想的呢。」
「瑪朵茉賽爾閉嘴!」
「宗君害羞了呢,不給好孩子小咪卡一點獎勵嗎?」
「切!不甘你的事!」宗嘴上這麼說著,但還是放下了禮物跟瑪朵,走到床沿給了影片一個擁抱與一個落在額角的輕吻。
「謝謝你陪我走到現在。」宗執起影片的右手,在蒼白的指尖上落下一吻。
「影片咪卡,你願意一輩子與你的人偶師以提線緊密相繫嗎?」
「我願意!老師!我願意!」

END。
—————

沒錯,這是求婚(劃掉
遲了一天,宗老師對不起哇啊啊啊(´;ω;`)(大哭
但還是要說,宗老師生日快樂!!!!
偷偷補充說明
親吻指尖代表的意思是「對你的讚賞」
嗯!宗真是不坦率呢!(被斧頭劈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