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紅豆麻糬

我是麻糬(´・ω・`)是個雜食派(´・ω・`)
不是在準備發動引擎就是在磨刀子(´・ω・`)
凹凸-主食格瑞中心跟乙女向
合奏-宗咪/咪宗

【乙女】假若你為他擋下暗殺 ver.1

內含格/嘉/金/丹
乙女預警!!!!
OOC我的!人物是七創的!
先偷偷預告!下次是安哥跟雷獅還有銀爵、卡米爾(´・ω・`)

格瑞
「嘶—」在冷兵器插進胸口的一瞬間你疼的倒抽一口氣,格瑞本來就面無表情的容顏變得更加冷徹,伸手接住你的同時反手將烈斬擲出送對方上路。
「......」你低低的喘氣企圖舒緩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從胸前逐漸暈染開的鮮紅讓你失了力氣,只能軟倒在格瑞懷裡「討厭...我很喜歡這件洋裝的說......」勉強的揚起嘴角苦笑,你看見那雙總是波瀾不驚的紫色瞳孔裡翻攪著悲痛,倒映出自己淒慘的樣子。
「最後就笑一下嘛.......」你伸手附上他本來要叫裁判球的手制止他,這是你第一次手指的溫度比他還冰冷。
那一下於普通人來說錯開了要害並不致命,但對於本身體質病弱的你來說卻已是十足致死了,你再清楚不過了。
「帶著我、贏得比賽......」鮮嫩的血花吸收你的生命盛開在你嘴角與話語間。
「收下他,我就存在你之中。」你的腳已經化成淺金色,隨著風一點一點飄散「格瑞、我愛你...」然後你再也支撐不住眼皮,闔上了雙眼、闔上生命的劇本。

「......笨蛋。」被單獨留下的人用力捏緊手中淺紫色的元力,頰上劃過一道清淺的水光。

-
嘉德羅斯

「嘉德羅斯!」你忍不住尖叫撲上去,疾飛的箭矢瞬間便貫穿了你的胸膛,溫熱的鮮血順著透出的箭尖流淌,沾染了接住你的他一身白衣豔紅。
「渣渣我有說要你幫我擋嗎?」他急切的語調帶著童音的尖銳,一點也無法讓人想像三秒前他散發出的強大力量輕而易舉的撕碎了那人。
「對不起嘛......」你艱難的回話,血沫從喉頭湧上逼得你劇烈咳嗽,卻只是讓胸口的血溢出更快。
「渣渣你不要再說......」他焦急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然後被你的吻打斷。
嘴裡一片腥甜,你惋惜嚐不到平時糖果味道的吻。
「羅斯,那些食物少吃點、咳咳照顧好自己身體......比賽要加油......」你摟住他的脖子,將臉埋在他亮黃的圍巾裡,眼淚撲簌的直掉。
其實你也很想跟他一起直到最後一關,只可惜看來是不可能了。
「我有准許你離開我了嗎?!」他用力的抱著你,連知覺開始麻痺的你都覺得有些生疼。
「對不起、不能當你的王妃了。」
金光自他懷中散開,像是握不住的流沙,也像是你圍繞著他。

「.......渣渣,我的王妃怎麼可能是那些蟲子啊。」聲音輕的被吹散在風裡。


-

「小心!」你撲倒他,但幸運女神並沒有眷顧你,長刀的刀尖削斷你及腰的長髮,也深深地劃開你的後背,傷口深可見骨、鮮血泊泊的直流。
「嗚哇!」他下意識放在你背上的手也被紅色浸染「怎、怎麼辦?」他慌亂的卻又手足無措,天藍色的大眼裡飽含淚水,讓明明是傷者的你無奈至極。
「等我!我立刻帶你去找格瑞跟凱莉他們!」他小心的避開傷口,將你打橫抱起。
「金,我是不可能得救的。」你用盡力氣的抱住他「之後要聰明一點,不要再這麼橫衝直撞了......」傷口早因瑪內啡而無感,但大量失血卻讓你眼前發黑四肢無力。
「可、可是......」
「金我要在這裡掉隊了,抱歉。」你再也無力支撐,手與語尾一起輕輕落下。
「啊......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金髮少年顫抖著跪在地上,淚水跟天上落下的雨水一起融入土裡,卻挽不回消失的金光。

-
丹尼爾

「丹後退!」你抬手舉起武器想格檔住,卻還是被匕首擦過頸項,刺眼的紅立刻爭先恐嚇的落下,慢慢染紅潔白的裁判服。
犯人顯然也被你嚇到,還沒來得及逃跑立刻給裁判球們壓制在地。
「唔....」傷口火辣辣的燒著,四肢止不住的顫抖,你緊緊咬住下唇,卻還是晃了下身子被丹尼爾接住。
看來這上頭擦著毒藥相當陰戾啊......
「丹,親親。」你努力的站穩勾出微笑,讓上前來的裁判球退下,像平常一樣的對他撒嬌。
「你先治療!」
「上面擦了毒。」你苦笑了聲,握住他察看傷勢的手。
「......」他沈默的抱緊了你,你只好抬起手摸摸他壓在你肩頭的頭頂。
「丹,工作不要總是過勞。」
「嗯。」
「丹,別太欺負他們了。」
「考慮。」
「丹,要記得吃飯。」
「嗯。」
毒素逐漸滲透,你開始覺得神智恍惚。
「丹,要記得你不是孤身一人。」
「嗯。」
「丹.......我喜歡你。」
「......我愛你。」
你的吻輕輕落在他潔白的髮梢,你閉起已經看不見的雙眼。
「丹對不起,只能...陪你到這邊。」身體失去意志支撐的軟倒,而後化成一點一點的金光消散。

「失去了你,誰來陪我...?」裁判長神色仿若墜入八寒地獄般,所有的仁慈從他眼底抹去、與你一同消逝。

评论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