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紅豆麻糬

我是麻糬(´・ω・`)是個雜食派(´・ω・`)
不是在準備發動引擎就是在磨刀子(´・ω・`)
凹凸-主食格瑞中心跟乙女向
合奏-宗咪/咪宗

【乙女】假若你為他擋下暗殺 ver.2

你為他擋下暗殺—
內含安/雷/銀/卡
死法越來越痛不是錯覺#
OOC我的!人物是七創的!
雷獅跟卡卡非常自我流解釋!請注意!

安迷修
「安!」你飛身向前用力抱住早已傷痕纍纍的戀人,長長的尖刃刺穿了你們倆人,對方抽回長劍的瞬間被流焱給斬首,失去頭腦指揮的身體倒在原地生理打顫,表情停留在猙獰的頭滾去一旁。
「小姐......」安迷修吃力的摟著你,靠著插在地上的凝晶慢慢滑坐在地,鮮紅的血在你們週遭漫了開像是紅毯,你側坐在他懷裡抬頭看他,倆人勾著一樣辛苦隱忍的微笑。
「安......」你主動伸手握住他,就像往常一樣,總是你主動「你願意娶我為妻,不畏死亡一同面對嗎?」
「我願意,我的公主。」他沾著血的吻落在你手背上「騎士將對他的所愛,至死不渝。」
你們倆交換了充滿鐵鏽味的吻,直到身軀逐漸化為光點,在光點中你看見他對你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最後能陪著小姐一同走向死亡,真是太好了,讓小姐不用獨自去面對恐懼。」

-
雷獅
「!」被他護在身後的你狠狠的撲上他的背,你廢了好大的勁才沒唉出聲音,只是顫了顫身子。
他回眸便是看見你痛苦倒臥下去的那刻,瞬間暴雷四起,霹靂啪啦的狂雷以你們為中心向外落下,所經之處無不焦黑一片,下殺手的那人當然也與大地一同化為焦炭粉碎。
「哈...雷獅我好疼......」武器上帶著倒鉤的刺,狠狠的打碎你的肋骨破壞了你的肺葉,每一口呼吸都疼、疼的你直掉淚。
雷獅溫柔的把你抱進懷裡,就像以往兩人獨處的時候,他總是在你面前收斂起所有的狂傲與尖刺,他的溫柔只給予你一人。
「沒事了......」他抬手撥了撥你因劇痛而被冷汗浸濕的額髮,紫眸裡倒映著你的模樣,也始終只倒映你一人。
「馬上就不痛了。」
他寬厚溫暖的手掌覆蓋在你的額上、遮住你的雙眼,你抬手輕觸著他的手。
「等等見。」
雷光自他掌間一閃而過,原本迴盪在空間裡、你的疼痛喘息聲瞬間安靜了下來,原本舉起的手也軟綿綿的落下,不再因疼痛而顫抖。

「海盜夫人可別走的太快啊......」雷獅輕柔的在你鼻樑落下一吻,雷光又開始轟轟的閃爍。
「我這就來。」
轟———。雷光落下,帶著不可一世的強勢與霸道將半個凹凸星球給夷了平。


-
銀爵
「嗚......」你舉刀奮力的扛住了那夾雜著冷冽殺意的大刀,然而興許是原力比不上對方,你的愛刀應聲而斷,大刀削斷了你的左手、連著肩頰骨一同,你的血濺了身後的銀爵與寵物兔一身腥紅。
下個瞬間,斗魔天刑便賜予那人絞刑,鮮紅灑了一地,再也分不清是你的還是那人的。
「銀、爵......」大量的失血讓你有些頭暈,右手努力摀著傷處想阻止血液流失的太快、卻徒勞無功。
你被他抱在懷裡,一起飼養的小白兔溫順的趴伏在你腿上,仿若擔心的舔著你僅存的右臂。
「......我在。」像是在隱忍什麼,銀爵抱著你的手有點顫抖,你開始覺得寒冷,冷的像是墜入冰窖。
「要記得不可以讓這孩子吃太多啊......」你放棄掩住傷口,血管本身的自我防衛機制讓出血減緩許多,但仍然滴滴答答的直流,將你一身白裙浸染的鮮紅,你低下頭,看著腿上的毛團子,唯一的右手輕柔的給兔子輕梳著「銀爵、送我上路吧......」你閉起視線模糊的雙眼,話語很輕、彷彿隨時會被風吹散。
他沒有出聲,只是那雙曾緊緊牽住你的手放上了你的脖子。
「你是神唯一給我的救贖。」晶瑩剔透的淚順著你的臉頰落下,頸間的力道逐漸加大「銀爵、謝謝你。」意識混屯了起來,但很快的下意識掙扎亂踢的腳便失去了力量,軟綿無力的垂著。
『你』被銀爵重新抱在懷裡,兔子坐在他肩上安慰似的舔著他臉上的水痕。

「你才是神給我的救贖......」銀爵輕輕摸著兔子,幾乎是沒有發出聲音的呢喃著。



-
卡米爾

「卡米爾、快逃!」你倏地跪下身子,用左手緊緊把右手按在地上,額上暴起的青筋顯示你正用上全部的力氣。
他一愣,卻沒按你說的逃走,反而接近了你,擔心的想查看你的狀況。
「快走啊!!」從眼眶泛起的猩紅彷彿要奪走你身子的主控權,你奮力吼著,身體卻開始不聽使喚的站直。
你的原力武器被叫了出來,一揚手便是個殺招直取卡米爾的首級,可他也不是省油的燈,一閃身便是躲過了。
「我...被種下了詛咒,被強迫雷王星皇族的傀儡,是為了殺掉你而接近你的......」你的身體不再受你意志操控,輕如飛雁、招招致命「可是...我真的愛上你了......」正與你過招的卡米爾動作頓時停下來了,你瘋狂掉著眼淚,總算是稍微制止了自己身體的的動作「我很傻吧...愛上自己的目標......」你費盡全力終於讓原本直指卡米爾的刀刃彎向自己。
「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但只要我死了,便可以不再被操控......」也許是因為與體內操控的咒力抗衡,又或者是你將面對未知的、死亡的恐懼,你的手抖個不停,你閉上眼,害怕看見對方那蔚藍若海的眼底流露出厭惡。
卻突然被一股溫熱握住手,接著劍尖被往外掰去,刺入了十分柔軟的地方———你驚恐的睜開眼,發現卡米爾站在你眼前,劍刃沒入的地方正是他的心口,腥紅的血染上他的衣服與嘴角,亮紅的圍巾此刻看起來分外扎眼,控制的力量消失了,你即刻丟了劍往卡米爾撲去,將他緊緊抱在懷裡,眼淚好像掉的更兇了。
「自由、還給你了。」他有氣無力的用手輕觸你的臉頰,海藍色的眸子裡沒有任何一絲你原本猜想的憎惡,而是彷若海般寬廣溫柔的看著你,就像以往一樣,然後那雙眼睛在你的注視下逐漸失去光輝,接著化為金色光點,你卻只能愣著,然後嚎啕大哭,緊緊抱著那人唯一剩下的紅色圍巾哭著。
喀擦。你聽見什麼破碎的聲音,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發現碎了塊,蜘蛛網紋般的裂痕快速的佈滿了整張臉、接著蔓延全身。
「傀儡的命運、也就如此吧.........」你抬頭看向天空,滾燙的淚不停滑下臉龐,然後毫無預警的、破碎了成粉塵,追尋深愛的那人。

「希望下輩子你不是卡米爾,而我也不是我,普通的相遇、普通的相知、普通的相惜...好嗎?」

评论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