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紅豆麻糬

我是麻糬(´・ω・`)是個雜食派(´・ω・`)
不是在準備發動引擎就是在磨刀子(´・ω・`)
凹凸-主食格瑞中心跟乙女向
合奏-宗咪/咪宗

【乙女】敬啟花者

試打,看評論回應情況補完#
前提設定,凹凸大賽中他獲勝了,但也只有他獲勝。
內含格/雷/嘉/安
一樣我流OOC

格瑞篇-
他一頭銀髮並沒有如往常的用髮帶束上,而是柔順的披散著,他手捧著薰衣草花束,紫晶色的瞳孔彷彿往昔一樣不帶著任何波動。
他就這樣單膝跪著,直直盯著墓碑出神,直到冰涼的雨絲落下———
[薰衣草,等待無望的愛]

雷獅篇-
花園裡的鞦韆輕輕隨著雷獅的身子盪著。
理應成雙的鞦韆卻只有一個有木板,另一側的鞦韆鏈條直直沒入土裡,中間立著簡單的石碑。
一邊讓鞦韆微微擺盪,雷獅望著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陣狂風襲來,開滿園的紫色蒲公英漫天飛舞著,宛如夢境。
他一愣,好像又看見你在花舞之中跳舞的錯覺了。
[紫色蒲公英,相信傳說、孤獨的愛]

嘉德羅斯篇-
「喂—渣渣,我替你贏得大賽了......」他將手中的荼蘼花放在你的墳前,那是他幾分鐘前從一旁摘下的。
他輕輕倚著你的墳碑,長開的包子臉貼在碑的邊緣。
「你還不起床嗎?」
理所當然的一片寂靜,只有風吹過花叢發出沙沙的聲響。
「那沒關係,再讓你賴一下床、只能再一下......」
[荼蘼花,末路的愛]

安迷修篇-
他拿著抹布輕輕的為你擦去墳上的髒污,動作靈巧而熟練。
半倘—像是滿意了,他放下手中的抹布席地而坐,開始叨絮起最近發生的事情,講到格瑞最近宣佈的婚訊時突然一頓,從口袋裡拿出一枚被貼身保護的銀戒指,溫柔的吻了吻後,放到了墓前。
他抬手蓋住了翡翠般的雙瞳。
又是一陣安靜,只有風吹動紫藤樹梢的聲音。
[紫藤花,醉人的戀情、依依的愛]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