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紅豆麻糬

我是麻糬(´・ω・`)是個雜食派(´・ω・`)
不是在準備發動引擎就是在磨刀子(´・ω・`)
凹凸-主食格瑞中心跟乙女向
合奏-宗咪/咪宗

【宗みか宗】交換(下)

跟上集一樣的提醒懶得打了∠( ᐛ 」∠)_
總之就OOC我的,他們是合奏的(´・ω・`)



「小咪卡,今天過的怎麼樣?」鳴上提著一袋食物進門,影片聽見聲音抬頭面向聲源「啊啦,你又在聽藝人相關的新聞了?」影片坐在客廳沙發上,坐在影片身旁的盲人輔助機器人正拿著遙控器協助著。
「對啊...」閉著眼睛,影片露出了有些寂寞的笑容,鳴上不用想也知道友人是在找誰的新聞。

是的,捐贈給齋宮雙眼的就是影片,在捐贈前他先聯絡了小鳴跟鳴哥,剛開始自然是被兩人給好好的數落了一頓,然而他的堅決最終還是說服了兩人,在手術結束的當天兩人扶著麻醉藥明明還沒退卻堅持要離開的他跌跌撞撞離去,並替他張羅許多事情以及擋掉了齋宮宗的追查,不然光憑著他自己大概躲不了一年。
而這一年來都是由鳴上跟仁兔負責照顧影片,雖說後期有盲人協會發下來的輔助型智能機器人幫忙已經輕鬆許多,但失去雙眼的影片比起以前更害怕人群,基本沒辦法自己離開家門,只能由他們倆輪流帶物資來給影片。

「小咪卡,我認真的問你,你現在...還喜歡齋宮嗎?」鳴上用著小心翼翼的語氣詢問,他與仁兔一直不敢開口,就怕問了後會戳破那份好不容易維持的開朗。
「小鳴你在說什麼?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苦笑的勾起嘴角,或許是壓抑許久影片自顧自的說了起來「他可是我最喜愛、最憧憬的老師呢,怎麼可能忘記、怎麼可能忍受他失去光明一輩子...老師明明是那麼那麼好的人,為什麼要遇見這種事?幸好小杏說的沒錯,像老師那樣才華洋溢的人一定是神的孩子,一萬人裡面都不一定能配對成功的眼球配對...我成功了,原本還有些猶豫,因為我想一直一直待在老師身邊,如果失明的話就只會造成麻煩被丟下,直到那天回家看見被黑暗所逼瘋的老師我才明白....我要的從來就不止於陪伴他,我希望他好好的...雖然也是真的很想陪他,但我不能不該、也不可以拖累他......」透明晶亮的淚水不停自閉著的雙眼間凝聚、落下「我是...用靈魂去愛著老師、愛著齋宮宗這個人啊......」在他說完的瞬間被擁入一個比他高上一點的懷抱,傳來的體香不是鳴上的少女香水,而是另一種他更加熟悉、更加想念的沐浴乳香。
「影片咪卡。」那嗓音是如此熟悉,微慍而略微壓低的聲線帶出他記憶裡鮮明無比、微微皺著眉的精緻臉龐。
「你這個失敗品!我有准許你擅自離開我嗎?!還是你也跟仁兔一樣,有了人類的心之後便也想一走了之?切!說什麼要陪我到地獄盡頭,看來也不過如此!」齋宮的話語一如既往的毒辣,倘若聲音與抱緊他的雙手都沒有顫抖會更有說服力。
「齋宮。」鳴上聽不下去的打斷他卻被影片制止「小鳴你今天可以先離開嗎?抱歉,我想單獨跟老師談話。」聞言,深知影片脾氣的鳴上嵐也只能乖乖離開,走之前用口型警告齋宮不准欺負影片才不甘願的離開。
隨著大門關上的聲音,室內只剩下了他們倆。

兩人面對面擁抱著,室內空氣彷彿凝結了一般。
直到影片顫抖的話語打破寂靜「老師...我可以摸摸你嗎?」聞言,齋宮伸手抓著影片的手輕放在自己臉上,任由他摸索。
「老師你是不是又瘦了?」促著眉頭,影片有些生氣卻又心疼。

老師總是這樣,不好好進食......

「嗯。」齋宮知道自己總是開口就吐不出好聽話,於是靠在影片肩頭只給了肯定的單詞,用雙手緊緊環著對方。

影片看不見,所以並不知道現在的齋宮雖然看起來整齊得體,但臉上深掛著的黑眼圈與蒼白的臉色都讓他憔悴不堪,甚至讓原本就纖瘦的他看起來更弱不禁風。

室內又寂靜了很久。
「......為什麼要捐給我?」躊躇了許久,宗才開口問出了這一年來最想知道的答案,他幾乎是夜夜失眠、近乎偏執的思考著,卻沒能得出答案卻被影片輕鬆解答「因為我愛著老師,我不願意老師失去視力,我希望老師能夠按照自己意願的創作出更多的舞台......我......希望老師能夠好好的......」然後述說猛然被打斷,唇上傳來那熟悉柔軟的觸感,影片伸手環住齋宮,微微啟唇接受對方略顯急躁卻依舊溫柔的搜刮。

直到他被吻的有些身子發軟齋宮才眷戀的放開,溫柔的抱起他坐到沙發上。
「眼睛睜開,我看。」齋宮手指一寸一寸撫過他的臉,像是在檢視自己最最心愛的人偶般,他卻搖了搖頭。
他現在使用的是普通的義眼,非常的醜陋,老師一定會討厭的。
然而聽見齋宮稍微帶上命令語氣的「聽話。」他就還是乖乖睜眼了。
「切,這種東西......」不甚優雅發出咂嘴聲,齋宮細細的摸著影片的眼眶。
看吧,他就說吧,老師一定會討......
「我會燒一對適合你的眼珠給你,這種俗物給我丟掉!」像是測量什麼,齋宮在他臉上比劃著什麼,指尖時輕時重的落在眼睛周遭。
「咦...」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發出了聲音,當齋宮抬手輕拂他眼角時,他才發現自己哭了,連忙抬手擦掉,然而眼淚卻越掉越兇,根本止不住的抽噎起來,像是要把累積壓抑了一年份的眼淚哭完似。
齋宮緊緊抱住他,任由他哭的像個孩子。



「小鳴,我問你喔,我的眼睛是什麼顏色的?」與鳴上兩人坐在咖啡廳裡,影片開心的吃著聖代「老師都不肯告訴我,一問就會發好—大的火,我想自己看鏡子,可是現在義眼的極限也只到能看到模糊的黑白色世界而已,我都看不出來是什麼顏色......」影片扁了扁嘴的抱怨。
鳴上抬眼看了過去,笑出聲音「啊啦,你的老師真是害羞的人呢。」

鳴上沒說的是,他們外人所看見的———那是一雙仿若紫水晶般的眼睛,現在正熠熠生輝的鑲嵌在影片人偶般精緻美麗的臉上。

。END。

评论(1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