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紅豆麻糬

我是麻糬(´・ω・`)是個雜食派(´・ω・`)
不是在準備發動引擎就是在磨刀子(´・ω・`)
凹凸-主食格瑞中心跟乙女向
合奏-宗咪/咪宗

【凹凸乙女】花語求婚Ver 3&4.雷獅與安迷修

OOC 有!!!!!

來來來諸君,輪到官方人氣投票最高的雷獅與安迷修啦✨
大家嫁不嫁呢?


格瑞與卡米爾請走個人頁面(´・ω・`)

嘉德羅斯/銀爵請等等(´・ω・`)


-
雷獅

嗚——船入港的鳴笛聲響徹天際,你雙手交握,雙眼充滿期待的等著船停妥。
「雷獅!」你開心的奔往放下的船板,撲進那子夜髮色的人懷裡。
「我回來了。」那人一手摟緊你,一手撫著你的長髮將香檳色的玫瑰別上你右耳上,吻了吻你的臉頰。
「我跟你說,城裏開了新的裁縫店!做得衣服超—可愛的!對了!店裡有新的人手來幫忙喔!我一個人實在烤不完那些蛋糕!」你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彷彿只要這樣做就能填補上那些一人守候的空缺,他也只是聽著你說,時不時愛憐的用手輕蹭你的頭頂。

「還有還有隔壁鎮的莫醬孩子滿月了!上次去看像媽媽是個五官清秀的孩子喔!完全沒遺傳到爸爸的黑膚!」說到孩子時你笑彎了眼,卻突然被雷獅深深吻住,他的吻跟他的人一樣霸道,卻有著只對你一人展現的溫柔。

在你被吻的暈乎乎的時候,雷獅鬆開了你唇,將什麼冰涼的物體套上你左手無名指,薄唇附在你左耳畔「那我說—我的海盜夫人什麼時候也跟銀爵老婆一樣給我生個孩子?」

然後他得到你羞憤的小拳拳槌死你跟幾不可聞的點頭。

補充說明:
香檳玫瑰花語-沒有你的我就像一隻迷失了航線的船。

-
安迷修

剛參加完朋友喜宴,穿著白色小禮服的你翻開筆記本想確認行程時,一張不屬於本子的紙靜靜躺在書頁中,上頭整齊潔白的字優美落筆『下午三時十五分,初次相遇之地,不見不散。』這字與用詞一看就知道是誰,也只有身為中文系暨文學社社長的他會這麼矯情的寫了。
你抬手看錶,不好,只剩不到十分鐘!你抓著筆記本跑了起來。

其實你也弄不明白這人突然用寫的是想做什麼,畢竟現在可是一通電話一條訊息便能聯絡的時代,但他可是安迷修———系上又稱活化石、老古板。
想到這你不禁勾了勾嘴角。

你氣喘吁吁的穿過數條街,終於來到那間咖啡廳,遠遠的就瞧見那人一身白西裝站在店門口,你加快腳步到他的面前。
「你來了。」他的聲線一如既往的溫柔,伸手給你順了順背。
「嗯、怎麼了?」你抬頭望向那湖水綠的眼瞳,那裡面柔的能掐出水。
「交往到現在也很多年了,一直找不到時間......」他的臉有些羞窘「但我覺得就是今天......接住捧花的你讓我下定決心。」說著,他單膝跪下變魔術般拿出藍色妖姬——而且還是雙枝的共生花,你前天才在書上讀過的花語,當時你還唸給了他聽。
「相遇是一種宿命,而心靈的交匯讓我們訴不盡浪漫。」你們同時念出聲,像是一種默契。
他打開了紅色絲絨的小盒子,裡頭銀色指輪散發著光輝。
「你願意嫁給我嗎?」
你笑了。
也哭了。
然後伸出左手。

「我願意。」

评论

热度(52)